这一时期很奇怪,日本竟然抢着来中国朝贡,中国却死活不愿意它来

恩察资讯2019-10-17 03:43:48

明朝和日本之间的贸易只能通过海路进行。然而,这一运输过程容易受到日本海盗的入侵,并遭受重大损失。为了保证贸易的顺利进行,明朝需要日本的帮助(或与日本交朋友)。因此,日本被特别允许向明朝进贡。

日本人对明朝所要求的贡品有不同的理解。他们认为这是一个向中国大陆致敬的好机会。因此,各种力量都在为向北方致敬而战斗。其中最著名的应该是1523年宁波的“贡品之战”(明朝嘉靖二年,日本室町时代大勇三年)。

这一事件源于明朝日本大明寺和代尔那部队派遣贸易代表团到中国进行贸易。抵达浙江宁波后,两个代表团就调查真实性的争议发生冲突,浙江宁波发生了一起武装杀害事件。代内代表在公路上放火、杀人、抢劫和抢劫,给当地居民造成巨大损失。北沃的追兵都命令刘瑾、钱张虎、唐骏等明官兵去死。

最终,明朝选择中断与日本的贸易。

明朝单方面终止合作也激怒了日本人。明朝在东南沿海遭受越来越多的日本海盗袭击,最终导致明朝的“嘉靖日侵”。动乱平息后,明朝没有和日本人做生意,尽管仍然有海上贸易。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明朝灭亡。

那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事情呢?

洪武二年,朱元璋派人去日本,要求两国解决分歧,不要互相侵略。当时,处于内战时期的日本并不重视明朝的诏令。南朝怀良王子不接受明朝的要求,还杀害了来访的使节。朱元璋误以为怀良王子是日本皇帝。事实上,当时日本北部仍有一个王朝。

从那以后,日本海盗变得越来越严重,从山东蔓延到东南沿海。

作为最后的手段,朱元璋又派了一名特使去日本会见怀良王子三年。这一次,怀良王子的态度有所缓和,同意派使者去明朝,归还当时在山东掠夺的许多中国人。朱元璋对此非常高兴,并给来访的和尚许多财宝。友好访问后,朱元璋还派人护送僧侣们回日本。

就这样,明朝和日本开始了友好交往。

日本僧人对明朝的访问也让朱元璋了解了日本的真实情况。原来淮良王子不是日本的皇帝,只是一个附庸。因此,朱元璋再次派遣僧人到日本真正的京都进行互访和交流,而对于非政府力量来说,他们不再相互交流,他们派出的使节也不再接待他们。

此外,朱元璋警告后代说,在远离国家领土的地方攻击这些国家是不合适的,否则只会造成人员和金钱的损失。朱元璋的遗嘱也写在《明太祖训》中,并传给后代。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但朱元璋仍然耿耿于怀:

首先,他错误地将怀良王子视为日本皇帝,并与怀良王子交朋友。

第二,当初杀朱元璋使臣的是怀良王子。他的傲慢非常傲慢。

为此,朱元璋要求刺史给怀良亲王写封信,要求他照顾好自己,不要再做任何越轨的事。后来,朱元璋以莫须有的罪名断绝了与淮良王子的关系。因此,借助日本军队镇压日本海盗的最初希望无法实现。朱元璋只能靠自己的海岸防御来抵御日本海盗。

洪武十七年,朱元璋命令唐河视察沿海城市的海防。洪武20年,朱元璋命令周德兴再去福建,每三户人家为了海防的需要,就拿出一个男的。明朝皇帝朱迪继承朱元璋的王位后,他甚至遵循朱元璋的教诲,鼓励海外国家向明朝进贡。

当时,日本统一了南北。新的统治者是足智多谋。室町幕府第三任外交将军,年轻的春王。父亲是第二代将军足利义诠,母亲是纪亮子的侧房。1392年,明德结束了日本在南北朝时期的分裂,完成了国家的统一,成为了全盛时期室町幕府的创始人。

多年的战争抑制了日本的国内经济。ashikaga yoshimitsu渴望与明朝建立贸易关系,以缓解该国目前的局势。为此,足智多谋听了商人的劝说,在明朝文健在位的第三年,派了一个亲近的和尚祖阿来北京朝贡。永乐第一年,阿诗kaga凶光派僧人钟健桂米向明朝进贡。

明朝皇帝朱迪对此非常感动,于是他派赵菊人和归钟米一起回日本,给日本“锦河白道”,以示两国可以继续贸易。朱元璋创造了“神风白道”作为贸易的证据。他的目的是区分对方是否有资格与明朝进行贸易,并向皇宫致敬。

在此期间,所有来访的特使都必须出示“柬埔寨白岛”的身份,否则他们将无法进入京都。

明成祖愿意与日本重建贸易关系,以使日本能够协助明朝在沿海抓获日本海盗。当时,足智多谋做得很好。永乐三至五年间,每次阿诗kaga凶光派使者到北京朝贡,都会将大量被俘的日本海盗带到明朝处置。明成祖称赞了足智多谋的仁义,每次都给予了很多奖励。然而,明成祖的这种做法也需要一定的代价。

明朝“讨好”日本,并肯定会给日本带来更多好处。虽然没有提到对使节的大量奖励,但过去使节的差旅费和交通费都需要由明朝提供,这对明朝来说是一笔巨大的开支。为此,明朝开始限制日本进贡的数量,要求日本十年只进贡一次,使臣总数不得超过200人。否则,日本将被视为敌人。然而,根据明朝的规定,日本很少做到这一点,每次至少有几千人前来朝贡。

然后,明朝明确规定了日本为什么不实施它。原因仍然是:日本和明朝对贡品有不同的理解。

明朝时,日本被要求向他们致敬,与他们交朋友,这样他们就能帮助明朝抓到烦人的日本海盗。然而,日本认为明朝要求的贡品是一个获利的机会。正如《足见凶光》一书所说:在足见凶光统治时期,最大的盈利收入来自与明朝的贸易。

以足智多谋为例,日本人肯定是一个接一个涌向中国领土。贡品船之初,由政府主持,贡品队中很少有商人。后来,日本船只承包给营利性商人,他们在贡品中的比例越来越大,贡品的数量也越来越多。

明代进贡队伍中的商人受到了最高标准的接待,这导致了巨大的开支。明朝不断限制来朝贡北方的人数。它甚至规定商人的人数不应超过60人。由于明朝的限制,日本朝贡明朝的机会瞬间变得非常稀少。

结果,日本当地的大名和寺院为这个机会而战,甚至互相争斗。最终,明朝的愤怒事件——“朝贡之战”正在酝酿之中。嘉靖二年,明朝宁波的里佐和宗庆后制造事端,互相攻击,扰乱了当地的和平。为此,愤怒的明朝再次中止了与日本的贸易活动。

明朝与日本合作中断十七年后,也就是嘉靖十八年,日本国王又派了一名特使到中国。这一次,虽然明朝同意接受它,但它并不像以前那么壮观。此外,明朝总是重申一些限制支流数量的要求:不超过三艘船,不超过100人,不低于10年。

嘉靖二十六年,日本又向中国派遣了一名特使。由于距上次进贡还不到10年,这些船只被拒绝,直到10年所需时间得到满足,才能进入中国内陆海,然后进入中国大陆。后来,日本内乱导致明朝的纪念品“锦河白道”流失,日本最终失去了与明朝做生意的资格。

中日贸易中断后,日本海盗在沿海的混乱并没有停止。此外,它也达到了顶峰——“嘉靖日侵”。明朝几年来也开始了消灭日本海盗的运动。直到嘉靖末年,敌人的叛乱才基本消灭。在这一点上,明朝不得不开放其海域,允许沿海居民在海上贸易,但法院不允许人们与日本商人做生意。

然而,此时的中日贸易已经从最初的日本转向明人。明朝人主动与日本做生意。因此,明朝的一般商人假装去东南亚做生意。出海后,他们转身去日本。其中,主要原因是与日本人做生意与利润关系更大。

虽然明朝政府暂停了与日本的贸易,但明朝民间继续在两国之间进行贸易,这是很难禁止的。

参考:

(16世纪中日关系的历史记述,明朝中期朝贡之战的透视,日本历史——足见凶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