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版中石油!高盛的“宠儿”市值蒸发500亿,被质疑业绩注水

恩察资讯2019-11-15 09:58:09

文|杨万里

问问你能有多少悲伤,就像中石油在满仓一样。

问你能承受多少悲伤,满仓·海布里会更加担心。

对于海布里的27000名股东来说,国庆假期有点像噩梦。

在节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和节后的第一个交易日,海因里希以两种限价方式上演了跳水模式。至于股价暴跌的原因,市场有不同的看法。

九年前,当高盛(Goldman Sachs)让harpy上市时,市场惊呼一家拥有“中国唯一fda认证”的光环公司以148元的发行价上市。

短短几年内,a股经历了两次牛市,海因里希的股价在首日触及188.88元的高位后从未突破这一纪录。

九年后,海因里希从祭坛上摔了下来。截至2019年10月9日,市值750亿元的明星公司市值仅为209亿元。在此期间,市值蒸发了500多亿元。

海因里希曾经是高盛的“宠儿”,现在却遭到投资者的冷落。在这背后,它与业绩疲软和严重的财务问题有关。

海布里的主要产品是肝素钠原料药。当它在2010年上市时,公司的所有收入都来自这些产品。

2019年,肝素钠原料药的贡献收入占当期总收入的59.22%。尽管制剂和cdmo产品的收入比例不断提高,肝素钠原料药仍然是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

从产业链上看,apride从上游购买粗制肝素产品,并加工和纯化粗制肝素产品以销售给下游的肝素药物制造商。因此,肝素原料处于肝素产业链的中游。

然而,一家原材料加工厂在高盛的帮助下,奇迹般地成为a股明星公司。在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和欧盟cep的“双重认证”的同时,HEPRI的表现非常出色。

2007年,肝素原料的出口带来了Hyprex 299亿元的收入,2008年带来了4.35亿元,2009年,也就是上市前夕,这个数字飙升至22.24亿元。一年之内,海因里希的业绩飙升了17.89亿元,涨幅为4倍。

海布里的出色表现归功于赛诺菲安万特和app。App、赛诺菲安万特、高盛和海因里希似乎是四家独立的公司,但它们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

2007年9月,海因里希宣布将接受gspharma(高盛的全资子公司)增资491.7万美元,以获得海因里希12.5%的股份。高盛进入后,海布里的上市之路开始了。

但是,该列表需要性能支持。Hypreh应该如何创造辉煌的财务业绩?赛诺菲安万特和app是两个重要的客户。

赛诺菲是首批进入中国的跨国制药公司之一。早在1982年,赛诺菲就已经在中国开设了办事处。

2008年,安必利仅向赛诺菲安万特销售了7500多万元肝素原料药。到2009年,销售额飙升至约15.05亿元人民币。有趣的是,尽管赛诺菲安万特强烈支持海因里希,但其毛利率却下降了。

赛诺菲安万特是主动提出盈利的人吗?不,高盛是幕后黑手。2004年,赛诺菲与安万特合并,高盛当时被纳入投资银行顾问团队。

除了担任顾问,高盛还对赛诺菲安万特进行了大量投资。2007年,高盛旗下的欧洲核心股票组合基金大举收购赛诺菲安万特,占该基金净值的3.5%。2009年,高盛国际结构灵活股票基金和国际股票红利优先基金均持有赛诺菲安万特大额头寸,其市值分别占基金净值的3.1%和1.6%。

巧合的是,当高盛的基金成为赛诺菲安万特的重要投资者时,海伯里的业绩迅速增长。

当然,赛诺菲安万特不是海布里唯一的“英雄”,应用也贡献了大量收入。

2008年,“巴克斯特钠事件”在美国造成了20多人死亡和300多起过敏事故。巴克斯特的肝素来自一家中外合资企业,名叫常州浦克,是海因里希的竞争对手。

巴克斯特事件后,美国人开始转向app的肝素钠产品。在最前沿,app与HAPPY签署了独家采购和独家供应协议,这使得HAPPY成为美国唯一的高剂量标准肝素钠原料药供应商。ipo前一年,应用采购为亨里奇的收入贡献了64.44%。

高盛也与应用相关联,这也是一个巧合。2006年,高盛(Goldman Sachs)作为金融顾问,以41亿美元帮助app收购了美国生物科学公司。2008年,app接受了德国费森尤斯公司46亿美元的收购,高盛也是一名金融顾问。

现在,高盛在亨里奇上市中的角色似乎不容忽视。

2010年5月6日,海因里希以148元的发行价格在a股上市,一次市值750亿元。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HEPRI上市后,洪倩制药、常山制药、东城制药、建友股份等公司都通过了fda对肝素钠原料药的认证,HEPRI的神话开始破灭。

随着高盛成功套现逾18亿元人民币,海因里希的股价受到重创。

事实上,高盛(Goldman Sachs)在a股中并未出现过多次,西方矿业(Western Mining)和Kouzijiao等上市公司就是典型的例子。

2006年,高盛的子公司在西部矿业投资9600万元人民币。当西方矿业上市时,高盛大幅减持股份,兑现了逾10亿元人民币,回报率超过10倍。自那以后,西方矿业股票经历了几轮从69.5元的高点减半的过程,给股东造成了巨大损失。

2017年6月,寇子觉宣布持有25.27%股份的大股东gscp bouquet holdings srl宣布将在6个月内减持不超过4093.7万股,这意味着高盛将清算其股票。据不完全统计,gscp在地窖里兑现了约50亿元。截至2019年第二季度,高盛的子公司已经完全退出前10名流通股东。

从2011年起,海布里的表现呈下降趋势。

2011年至2018年,apride的可归属净利润分别为6.22亿元、6.24亿元、3.17亿元、3.38亿元、5.79亿元、3.96亿元、1.96亿元和6.16亿元。

同期,合浦国际的应占净利润同比分别为-48.57%、0.37%、49.18%、6.6%、71.39%、31.54%、66.91%和213.33%。

从盈利能力指标来看,2011年至2018年,HEPRI的股本回报率(roe)分别为8.01%、7.99%、4%、4.17%、6.8%、4.84%、1.69%和9.14%。HEPRI上市后的大多数年,净资产收益率都低于5%,这让投资者难以识别。

2019年上半年,亨里奇的总营业收入为21.29亿元,同比下降3%。实现利润总额6.248亿元,同比增长119.19%。但同期,4月份的非净利润仅为6572万元,同比下降63.2%。

为什么总利润增加而净利润下降?这背后的原因是,参股子公司君胜泰(Junshengtai)不再作为合并报表范围内的子公司入账,其会计方法由成本法改为权益法,从而产生了5.74亿英镑的一次性投资收益。由于注水,这一操作也受到外界的质疑。

此外,在海因里希上市后的九年里,它不仅花费了超过50亿元的资金筹集,而且已经成为一个严峻的财务状况。

从2010年到2019年上半年,海因里希的资产负债率从最初的1.27%飙升至54.27%。

截至2019年第二季度,apry的短期负债、长期负债和应付债券分别为27.99亿元、12.62亿元和6.69亿元,合计47.3亿元。同期,第二季度的资金只有14.25亿元,不到生息负债总额的一半,可以说是沉重的偿债压力。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apride的商誉总额高达23.21亿元,占总资产的16.56%,这与公司的频繁收购有关。

2010年至2019年上半年,4月份投资现金流净流出总额超过75亿元。同期,营运现金流量为负,现金流量表现一般。

在海伯里上市的那一年,一些分析师高喊,“投资者可以打破常规,卖出钢铁,将所有的钱投资于这家公司,终身持有股票。”

几年后,海因里希不再是投资者的幸运袋,而是小散户的镰刀。

面对糟糕的表现和高额的债务,投资者可能会说,在睡梦中抓住鸟儿,彻底决裂!

甘肃11选5投注 pk拾赛车 贵州11选5

<